珠颗形容随日长,琼浆气味得霜成是什么生肖(珠颗形容随日长,琼浆气味得霜成古诗词赏析)

2022-06-16 0 3

珠颗形容随日长,琼浆气味得霜成是什么生肖(珠颗形容随日长,琼浆气味得霜成古诗词赏析)

新苞绿叶照林光

——咏橘古诗词赏析(四)

王传学

宋代的咏橘诗词,较多地关注橘树的果实,赞赏其经霜愈美的特质。

宋代大文学家苏轼对橘十分喜爱,写有多首咏橘诗词。

先看东坡的《浣溪沙·咏橘》:

菊暗荷枯一夜霜,新苞绿叶照林光。竹篱茅舍出青黄。

香雾噀人惊半破,清泉流齿怯初尝。吴姬三日手犹香。

这首词作于宋神宗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十二月,是苏轼贬居黄州的第三年冬天,东坡品尝香橘有感而作此词。

咏物诗词,义兼比兴,讲求气象,自然容易受到好评。苏轼是咏物能手,他的诗词中既有托讽深远的名篇,也有刻画精工的妙制,像这首咏橘词,可谓“写气图貌,既随物以宛转;属采附声,亦与心而徘徊”(《文心雕龙·物色》),巧言切状,体物细微,虽无深刻的思想内容,却饱有余味。 词人借咏橘之题材以抒发自己清新高洁之性情。

上片借写菊与荷经受不住寒霜的摧残,写出橘树耐寒的品性和它在屋前屋后生长的繁盛景况。

“菊暗荷枯一夜霜”,先布置环境。咏物词,特别是咏小物的词,往往由于题材狭窄,难以展开,低手为之,易成枯窘。东坡才大,先在题前落笔,下文便有余地抒发。“一夜霜”,经霜之后,菊与荷经受不住寒霜的摧残,而橘始变黄其味愈美。南朝诗人范云的《园橘诗》:“芳条结寒翠,圆实变霜朱”,唐代诗人白居易的《拣贡橘书情》诗:“珠颗形容随日长,琼浆气味得霜成。”皆可参证。

“新苞绿叶照林光”,轻轻点出题目。橘有皮包裹,故称新苞。又因橘树常绿,凌寒不凋。《楚辞·橘颂》:“绿叶素荣,纷其可嘉兮。”沈约《园橘》诗:“绿叶迎露滋,朱苞待霜润。”东坡用“新苞绿叶”四字,描写自然,再以“照林光”描绘之,可谓得橘之神了。

“竹篱茅舍出青黄”,好在一“出”字。竹篱茅舍,掩映于青黄相间的橘林之中,可见橘树生长之盛,人家环境之美,一年好景,正当此时。上片三句,纯是赋体,不杂一点抒情成分,然词人对橘的喜爱之情自见于字里行间。

下片写出品尝新橘的情状和橘果的清香。

过片二句,写尝橘的情状。“香雾噀人惊半破,清泉流齿怯初尝”,(噀(xùn)”,喷。擘开橘皮,芳香的油腺如雾般喷溅;初尝新橘,汁水在齿舌间如泉般流淌。“香雾”、“清泉”之喻,大概是东坡颇为得意的,他的《食柑》诗也有“清泉簌簌先流齿,香雾霏霏欲噀人”之句,后来南宋诗人曾几更把它压缩为“流泉喷雾真宜酒”(《曾宏甫分饷洞庭柑》)一语了。此句中“惊”、“怯”二字,活画出女子尝橘时的娇态。惊,是惊于橘皮迸裂时香雾溅人,怯,是怯于橘汁的凉冷和酸味。

末句“吴姬三日手犹香”,点出“吴姬”,实际也点明新橘的产地。吴中产橘,尤以太湖中东西两洞庭山所产者为最著名,洞庭橘在唐宋时为贡物。词中谓“三日手犹香”,着意夸张,突出橘果之香。以此作结,余音不绝,亦自有“三日绕梁”之妙。

再看东坡的另一首《浣溪沙》:

几共查梨到雪霜,一经题品便生光。木奴何处避雌黄。

北客有来初未识,南金无价喜新尝。含滋嚼句齿牙香。

这首诗同样写于宋神宗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十二月,苏轼品尝香橘有感,作该词抒发自己清新高洁的性情。

上片,咏橘的高洁品格和生活地位。

“几共查梨到雪霜,一经题品便生光”,以衬托手法突出橘的傲霜雪的高洁品格。“查(zhā)”,楂,山楂。山楂和山梨一到深秋就成熟,根本度不过霜期,而橘子却能凌霜傲雪,常绿不衰。正因两者从未“几共”“到雪霜”,更加突出了橘子的孤傲性格。于是一经人们“题品”,“便生光”彩。屈原的《橘颂》也正是光彩照人之作。自古以来,对橘的是非褒贬从未停息。橘之所以被人称颂,缘于它的凌霜傲雪。橘之所以被人贬责,缘于它是生于山间的“木奴”。“木奴”,是以柑橘树拟人,一棵树就像一个可供驱使聚财的奴仆,且不费衣食。后以木奴指柑橘或果实。所以上片最后一句,词人发出“木奴何处避雌黄”的感叹,也是为橘的俗名“木奴”正名。这一过片问句,为下片进一步咏橘作了铺垫。

下片,写橘之品格、价值和地位。

“北客有来初未识,南金无价喜新尝”,“北客”,苏轼自谓。“有来”,来到黄州。“南金”,《毛传》疏:“荆、扬之州,于诸州最处南偏,又此二州出金,故知南为荆、扬也。”“无价”,无法计价。这两句以对衬之笔,先写“北客”对橘初不相识,正是为了衬托如“南金无价”的橘子乐于被人们“新尝”的价值,于是更进一步赢得人们“含滋嚼句”,含滋吮吸它的滋味,赋写赞颂它的诗句,其“齿牙香”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是流芳历史的。

全词运用了比衬、抑扬、反问、通感等手法,渲染了橘子的耐寒、丰硕、香味。尤其运用“南金”之典和通感心理,反衬出橘子的美质和价值。

宋代诗人李石的《香橘》,赞美橘的清香甘甜:

霜余袅袅撷秋芳,露洗娟娟百宝光。 龄冷欲餐琼树玉,手温谁握洞庭香。

李石(公元1108─?),宋代诗人。字知几,资州人。少负才名,既登第,任大学博士,出主石室,就学者如云。蜀学之盛,古今鲜俪。时作山水小笔,风调远俗。

李石写有《稥橘》二首,这是第一首。

“霜余袅袅撷秋芳,露洗娟娟百宝光”,“秋芳”,秋天的芳华,指橘子。在寒霜未尽、烟气缭绕的早晨,诗人从橘树上采摘下一些橘子,这些橘子经过露水的滋润,泛着金黄色的光芒。

“龄冷欲餐琼树玉,手温谁握洞庭香”,“洞庭”,指洞庭山产的橘。洞庭山位于苏州西部丘陵山区,洞庭东山系太湖半岛,洞庭西山是四面环水的全岛。盛产柑橘。北宋诗人王禹偁有“万倾湖光里,千家橘熟时”(《洞庭山》)的描述。诗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尝尝这琼浆玉液,可又怕牙齿受冷,便想请人用手握着,把橘子温热。

诗写得形象生动,清新活泼。诗人想吃橘子又怕齿冷的形态,让人忍俊不禁。

宋代诗人袁燮的《咏橘》,赞美橘为民带来实惠:

风劲霜清木落时,金丸粲粲压枝重。 贫家不作千奴计,一树庭前也自奇。

袁燮(公元1144-1224年)字和叔,南宋哲学家。诗人。袁燮博学,学者称其为“絜斋先生”(絜斋jié zhāi,洁净斋戒)。与沈焕、舒璘、杨简并称为“明州淳熙四先生”,为当时浙东四明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曾主讲于城南书院,晚年出知温州,进直学士。

诗的前两句“风劲霜清木落时,金丸粲粲压枝重”,赞美橘树凌寒挂果的英姿。深秋时节,北风劲吹,寒霜凛冽,万木凋零,大地一片萧瑟景象。而此时的橘树却枝繁叶茂,金灿灿的果实压满枝头,给萧瑟的深秋带来了生机和活力,是寂寥大地一道亮丽的风景。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玩技资源 新闻投稿 珠颗形容随日长,琼浆气味得霜成是什么生肖(珠颗形容随日长,琼浆气味得霜成古诗词赏析) https://www.52diyhome.com/2022/06/21231.html

常见问题
  • 答:资源大部分来源于网络和本站作者若有侵权请您联系管理员删除Q2523030730
查看详情
  • 玩技平台的主要负责内容是提供给作者售卖资源的平台,买家有对作者投诉的权利,投诉成功后会获取相应的补偿机制。官方唯一投诉通道客服QQ:1748436509转接人工服务,投诉专属客服工号【2】
查看详情
  • 本站已开启了作者实名认证,在购买商品时请尽量选择已认证的作者,不用担心跑路和无人售后的问题。如果出现问题,本站将采取报警的方式来指正作者进行诈骗行为,并将其身份资料提供给警方处理。
查看详情
  •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12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