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当不了“神仙公司”

2023-01-10 08:31:06 0 31

因为“四天半工作制”乐视又上了热搜。除了贾跃亭什么时候回来,这已经成了它唯二可以被感知到存在的理由。

1月3日,乐视视频官方微博发了一封致全体员工的信。信中称,从2023年1月1日起,公司将执行每周四天半工作制:每周三实行弹性的半天工作制,考勤时间调整为连续的5个小时,比如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上午11点至下午4点都符合规定。并称,“生活绝不是为了更好地工作,但工作一定是为了更好地生活。”

而这再次引来网友的羡慕:“谁能想到国内最先实行四天半工作制的是乐视”“我知道乐视还活着,但我没想到它活得这么好”“乐视还招人吗”……

对此,乐视市场部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关于此次工作制的调整,很久以前就在考虑了,包括考虑更灵活的打卡制度。同时乐视表示:不会降薪,员工正常的薪资福利和奖金都不变。

“乐视这家公司比较特殊,员工承受了很多来自外界的压力,之前很多员工都不敢说在乐视上班。”乐视方面称,这一次也并不是想要引领其他互联网公司或者其他公司去做制度改变,“我们自己知道其实是没有影响力的,我们只是想做好自己,提升员工的幸福感、认同感。”

这并非乐视首次因员工福利出圈。2022年7月,网传乐视“没有老板”“不996、不内卷”“靠《甄嬛传》版权收入和房租活着”引发热议。同年9月,乐视秋季沟通会上,乐视方面回应称,公司不靠《甄嬛传》和房租活着,“《甄嬛传》带给乐视网的收入不足5%,算上乐融致新收入,占比不足2%。而去年房租带给乐视网的收入也只占6%。”据了解,去年9月,乐视也搬出了乐视大厦,原乐视大厦由新业主接手。

自2016年底,乐视曝出超百亿的资金危机以来,先后经历了创始人贾跃亭出走、融创管理团队接手、巨额债务与亏损,乐视整体都处于动荡之中。

直到去年乐视出圈,外界才突然发现,乐视还在,乐视还活着。

所谓神仙公司乐视,是指乐视网和乐融致新。当前“乐视”已经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贾跃亭及其兄弟贾跃民分别为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的乐视控股、乐视移动等。另一部分即乐视网与乐融致新,乐视网由贾跃亭控股,乐融致新由天津嘉睿控股。

虽然贾跃亭还是乐视网的大股东,但2022年6月其表决权已发生变化。根据乐视网2022年6月20日的公告,为保持乐视网现有经营团队对公司的稳定控制,以确保乐视网各项业务的持续稳健发展,贾跃亭将其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15.04%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及其他股东权利(除财产性权利)委托给致新云网代为行使。致新云网成为乐视网新的第一大股东、控股股东。《证券日报》曾透露,天津嘉睿控股、致新云网背后均为融创。

至此,致新云网成为乐视网新的大股东与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15.04%。贾跃亭持股比例从21.48%下降至6.44%。乐视网实际控制人也由贾跃亭变更为刘延峰等四位任职于乐视网和乐融致新的高管。

换而言之,乐视网目前是家没有“主人”的公司。

截至目前,乐视网和乐融致新员工分别大概有160人、250人左右。也对应了两大主要业务——硬件与内容。

2021年,乐视恢复了曾中断的手机业务;近两年,发布了多款手机和电视的新品;去年9月,乐视还开启了直播带货,并称要成为下一个新东方。

不过,这依然无法成为支撑乐视优雅活着的理由,更不足以支撑其反弹。负债超过200亿,没有现金牛业务与没有高增长业务,主人缺位,而“福利”如此出圈,你就很难不担心它的未来:可能员工能做的事太少了。

01 出圈背后:内容、硬件、直播都还未真正回归

2021年,乐视举办了一场发布会,并恢复了中断已久的手机业务。那场发布会的主题叫“我回来了”,打着贾跃亭的旗号,邀请函用的他的背影,后来发布会上改成“我们回来了”,这透露了“怕你不去联想,又怕你联想太多”的纠结。

这只是一次静悄悄的回归。

这有点像自娱自乐,“当时只是我们自己觉得回来了,但没有让大家都觉得乐视还在。”

直到去年7月,乐视因为“不996、不内卷”等话题出圈。乐视方面称,“乐视员工工作其实相当饱和。之前我们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但其实一个萝卜多个坑。大家不只是干自己的事儿,还干着很多其他的事儿。”

出圈之余,更多人也在关心,一家在外界眼中倒闭、破产的公司靠什么活着?怎么养活这些员工?

乐融致新并不是乐视网的子公司,但乐视网持有乐融致新25.11%的股份。乐视视频、小程序以及短视频衍生出的MCN等业务在乐视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手机以及智能生态等业务则在乐融致新这家公司。

乐视公司主体和业务。来源:《中国企业家》根据采访和公开资料整理制图

乐视方面称,他们并不靠《甄嬛传》版权收入活着,实际上内容仍是目前乐视的主要营收来源。乐视网2021年年报显示,2021年营收约4.18亿元,其中,乐视视频为乐视网贡献了最大部分的营收,主要来自网络视频行业的付费会员业务、短视频业务、版权业务及电视剧发行业务等,《甄嬛传》《芈月传》等版权收入都是乐视网的收入来源。

内容之外,乐视瞄准了智能硬件。

关于智能生态的规划中,电视和手机是两个核心入口,不过目前整体硬件业务依旧略有亏损。据悉,乐视智能硬件生态的产品出货量有限,2022年销售也不达预期。

不过乐视市场部负责人对此仍有乐观心态,认为依托于乐视前期积累的大量用户,目前维系这些用户,以及智能电视后向运营(超级电视会员及广告收入等)的收入是可观的,可以支撑目前乐视业务以及创新业务的发展。此前乐视方面表示,2022年乐视电视终端在市场上约有1200万保有量。

几年来,乐视靠着这些养活了400多个员工。据澎湃新闻报道,2021年乐融致新CEO张巍曾表示,2021年乐视两家公司员工450人左右,每个月合计支出薪酬大概在1000万元,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2亿元左右。上述内部信中也表示,乐视2022年实现了经营现金流平衡。

从去年9月起,乐视开启了直播带货,并把直播作为今年的重点战略。这是一个由各个部门抽调员工组成的直播团队,即使是HR部门的员工,也在兼职直播间主播。除了带货乐视电视、手机以及智能硬件等产品,目前直播间的商品也包括一些生鲜、零食等,乐视方面告诉《中国企业家》,目前乐视直播每个月GMV大概在20万~30万元。

1月4日晚,《中国企业家》观看了乐视的直播,直播进行到5日凌晨1点多,当GMV达成了5万元目标时,直播间的乐视员工都很激动,甚至唱起了《好汉歌》。

02 沉重的过去:信用、债务与信心

2004年,乐视网成立。6年后,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国内IPO公司中第一家网络视频公司,之后其创始人贾跃亭也迎来了他的高光时刻,号称要建起手机、金融、汽车、大屏、体育、内容、云七大生态。巅峰时刻在2015年,乐视网市值一度超1500亿元。

直到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断裂。当年11月,贾跃亭在对乐视过去两年的发展进行反思时称,“乐视缺钱其实是行业公开秘密,但两个月前,我发现乐视扩张太快,导致资金风险放大、组织问题不断暴露。”

悬崖之上,贾跃亭找来了“白衣骑士”——融创中国区董事局主席孙宏斌150亿元战略入股乐视。2017年1月,融创中国与乐视网分别发布公告称,融创中国以150.41亿元人民币战略入股乐视网。其中,以人民币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以79.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

只是不到半年,贾跃亭出走美国,只留下了一句“下周回国”。

此后,孙宏斌带团队入主乐视,并成为乐视网董事长,又在短短一年之后卸任——乐视当时债务远超孙的预料。2017年财报中,融创就因乐视计提了165亿元的损失。2018年,孙宏斌承认,乐视是一个失败投资,“165亿元都亏损,计提为零了,这早已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

至此乐视亏损依旧还在逐步扩大,据财报显示,2019年乐视归母净利润亏损了112.8亿元,2019年年底,乐视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高达70%。

一位当时还在乐视任职的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2019年她还在的时候乐视还有2000多员工,据乐视网2019年年报,截至当年底,在职员工仅剩247人。

2020年5月,深交所公告决定对乐视网终止上市。按照深交所的规定,终止上市的公司,此后不再接受该公司重新上市的申请。

如今,贾跃亭与融创方面都不再介入乐视经营中,孙宏斌卸任乐视网董事长后,同时进行了资产负债剥离,“拿走”了乐融致新(原乐视超级电视)和乐创文娱(原乐视影业)两项优质资产后,反过来向乐视网催债。

事实上,乐视网——这家“神仙公司”主体之一,其债务还在。2021年乐视网年报显示,乐视网负债合计为213.7亿元。乐视财报显示,2022年1~9月,乐视营收为2.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77.9万元,负债合计为223.1亿元。

乐视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杂志,“(债务)并不影响我们正常经营,历史遗留的债务是要走正规的法律途径去解决。我们现在做的业务,能稳住乐视,能为现在、明年,以及未来5年10年的发展,能有一个前期的资金投入就不错了。”

03 从负再次创业:丢失的信任,如何修复

留在乐视的员工,也承受着很多来自外部的压力。2019年的时候,乐视市场部做了一个抖音号,即现在“乐视市场部的日常”。“当时乐视因为被骂,说自己是乐视的人都会被骂,骂得很惨,所以当时账号就叫市场部的日常,不敢加上‘乐视’。”乐视市场部负责人称。

一家信用破产的公司,如何重拾信任?

即使现在,仍旧有很多人以为“乐视没了,乐视破产了”。虽然破圈了,但乐视还是明白自己的现状,用户在打算购买前会对乐视有所担心和质疑,“很多用户说我买了你的电视,你会不会两年之后就倒闭了。”

1月3日乐视发布的内部信中,也对此进行了回应,“受之前资金危机的影响,消费者对乐视产品的信任度亟需提升,担心售后无法保障。乐视生产的电视、手机及其他智能生态产品必须坚守‘高品质+高性价’的定位,为用户带来满意的产品体验。售后方面,乐视电视2022年提出了‘24-24-7-15’的售后标准,‘妥善解决每一位用户的问题’始终是乐视售后的目标。”

甚至,任何与“乐视”二字相关的负面事件,都会让乐视的“修复计划”一夜回到解放前。比如,去年乐视拍卖商标以及贾跃亭起诉乐视两件事,乐视曾两次发公告澄清,但效果都不理想。“与现在的乐视都没有关系,是完全不同的公司主体。”乐视方面告诉《中国企业家》,像乐视体育、乐视控股、乐视移动这些公司和现在的乐视都没关系了。

实行四天半工作制,在乐视部分高管看来,也是让大家重新认识乐视的一种方式,虽然这个逻辑有些奇怪。

公司创业通常是从0开始。而乐视需要从-1甚至-10开始:其需要一点点修复支离破碎的品牌信用,也要追回错过的时间,还要重新建立内部的信心。

市场已今非昔比,电视和手机市场行业承压,且竞争越发激烈。据奥维云网数据,2019年中国电视销量为4894万台,同比下降2%,销售额为1340亿元,同比下降11.2%;2020年中国电视销量为4450万台,同比下降9.1%,销售额达到1209亿元,同比下降为11.7%;2021年,中国电视行业市场零售量规模跌破4000万大关,销量为3835万台,同比下降13.85%。

对乐视网来说,另一个必须面对的难题是与贾跃亭的关系。贾跃亭依然是其大股东,公司依然贴着他的标签,而他还未归国,或通过FF雪耻,他就无法为公司的形象加分——一个可供参照的例子是瑞幸,它在与陆正耀割席之后,才能逐渐重建形象。

2023年初,贾跃亭新增一则限制消费令,申请人均为国内创投头部机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成员。

参考资料:

《乐融致新CEO:乐视视频欠122亿是自嘲,正视巨额债务》,澎湃新闻

《贾跃亭还未回国,乐视网已终止上市,28万股民仅剩最后逃生机会》,中国企业家

《专访贾跃亭:乐视要刹车检修 但战略绝不会改变(附2万字访谈实录全文)》,腾讯科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胡楠楠,编辑:姚赟。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免责声明:内容来自用户上传发布或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违规请联系删除。

玩技资源 素材资讯 乐视当不了“神仙公司” https://www.52diyhome.com/2023/01/141932.html

常见问题
  • 答:资源大部分来源于网络和本站作者若有侵权请您联系管理员删除Q1748436509
查看详情
  • 玩技平台的主要负责内容是提供给作者售卖资源的平台,买家有对作者投诉的权利,投诉成功后会获取相应的补偿机制。官方唯一投诉通道客服QQ:1748436509转接人工服务,投诉专属客服工号【2】
查看详情
  • 本站已开启了作者实名认证,在购买商品时请尽量选择已认证的作者,不用担心跑路和无人售后的问题。如果出现问题,本站将采取报警的方式来指正作者进行诈骗行为,并将其身份资料提供给警方处理。
查看详情
  •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请勿直接商用。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更多说明请参考 VIP介绍。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工作日在线 专业服务